????李安只是随口一说,不料汉子竟非常爽快的答应了,如此,去见一见倒也挺好的,也好看一看这个工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。

????“好啊!若是明日有空,我倒是愿意去看一看,对了,除了你之外,一起干活的人,是否也有同样的情况,不会只有你一个不下心,总会碰坏值钱的东西,而别的人不会吧!”

????李安开口好奇的问道。

????汉子想了一下,开口说道:“也不是的,我们一起干活的有二三十人,我算是最倒霉的一个了,还有五六个也差不多,也是经常碰坏东西,另外,还有一些人干了一两年就不干了,去干别的活计了,剩下至少有一半人,从来就没有碰坏东西。”

????说完表情木讷的看向眼前的石台。

????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!你们五六个人,经常碰坏东西,就没有想过这是陷阱,是有人故意设计骗你们的。”

????李安开口说道。

????“怎么会呢?都是一起干活的,谁会陷害我们呢?不会的,不会的,是我们不小心碰坏了东西。”

????汉子肯定的说道,表情还有些懊恼。

????李安开口说道:“你就没有想过这里面的破绽?有好多不合理的地方,你都没有注意到啊!”

????“有什么破绽吗?”

????汉子摸了摸脑袋,开口说道。

????李安笑着说道:“你就没有发现么,每一次碰坏了东西,都是府上下人开口讹诈,说碰坏的东西有多重要,能值多少钱,可这些东西究竟是否值钱,你真的能确定么,一个木簪子开口就说能值二十挺金子,你也相信,要是骗你的呢?”

????“这个,我也没见过那些东西,不知道能值多少钱,不过,工头后来都跟我说了,那些都是好东西,都是很值钱的东西,幸好他说清,若是被贵人知道了,就不光是钱的问题了,说不定还要吃官司呢?我这一吓,哪里还敢多问再说了,工头是个好人,走南闯北的,比较的有见识,应该不会看走眼的。”

????汉子皱眉说道,看得出来,这傻货对坑害自己的工头很是信任,即便李安如此说,他仍旧不愿意相信他的工头是坏人,可见是傻的透气。

????“你就没想过是工头要骗你?”

????李安开口说道。

????“怎么会呢?工头是好人,天底下没有这么好的好人了,他对我们这些干活的人可照顾了,遇到难处能帮也都是帮一把的,从来不会把我们往绝路上逼,逢年过节的时候,都会送我们一些米面,就算我们这些干的不好,总是给他惹祸的人,也是一视同仁的,遇到我们不开心的时候,他也会安慰我们,让我们好好干活,真的见不到这么好的人了。”

????汉子说着说着都流眼泪的,是感动的眼泪,也是懊悔的眼泪,他大概是痛恨自己怎么这么没用,为什么总是把事情给搞砸,总是连累自己的工头,若不是自己总把事情搞砸,工头也不会为自己垫钱,自己也不会被扣工钱,甚至,有时候,好心的工头还为他分担一部分,让他少赔偿一些。

????“哦,原来在你的心目中,工头是这么好的一个人啊!”

????李安都无奈了,淡淡的说道。

????汉子一脸的感激,点头说道:“是的,去年快过年的时候,工头见我家困难,便拍着我的肩膀说剩下的钱不用还了,谁让咱们是兄弟呢?这些钱就当是他为我这个兄弟担着了,也是他挣的钱也不多,要不然肯定一分钱也不用让我赔的,贵人您说说看,这么好的工头,我怎么能不尽心尽力的为他干活呢?这份恩情真是一辈子都还不完啊!”

????不得不说,这真是太感人了,不是事情感人,是汉子的智商太感人了,让李安都有些触动了,都说被人卖了还帮人数票子的,以前没有见识过,现在总算是见识到了,这让李安颇为感叹。

????“感人呢?真是感人呢?”

????李安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不过,这个工头是真是假,也不难判断,只要去问问王大宝就行了。

????因为去年的时候,他们一行人在王大宝的家里栽树,结果碰坏了王大宝家里的一套紫砂壶,而且是被王大宝视为命根子的宝贝,这一次是三个干活人一起碰坏的,所以,需要三个人一起赔偿,赔偿的金额非常大,要不是工头说清,他们就算是辛苦的工作三十年都赔不起,说情之后每个人也需要努力一年才能负担的起,当然,这次仍旧是工头负责垫钱,之后,再从众人的工资里面扣就是了,到目前为止,三个人都还没有还清上一年的赔偿。

????被王大宝视为命根子的紫砂壶,这个太容易调查了,只要去问问王大宝,事情就清楚了,而李安想去见王大宝,那小子还不屁颠颠的跑来候着。

????“你与其余两人,去年不是在大商人王大宝的家里干活,然后弄坏了一套非常重要的紫砂壶么,听说很值钱的样子。”

????李安开口说道。

????“是的,贵人何意?”

????汉子问道。

????李安笑着说道:“没什么,这个王大宝与我是好友,我从未听他说过这件事情,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贝疙瘩紫砂壶,要不,我明日去找王大宝问一问吧!”

????“没有这回事,不可能吧!”

????汉子说道。

????“不止王大宝家,就是侯爷,公爷的家里,我也是能的,这些事情都可以给你问个遍,看看到底有没有这些事情?”

????李安笑着说道。

????妇人首先回过神来了,开口蹙眉道:“贵人的意思,这些都是陷阱,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家男人,故意让我家男人挣不到钱。”

????“怎么会呢?我虽然一身力气,可从不得罪人,谁会如此待我呢?”

????汉子蹙眉说道。

????李安笑着说道:“二位都是好人,不知道人心险恶,不是你不得罪别人,别人就一定不会针对你,不过,此事还不能下定论,要等我问过了之后才能得知。”

????“那贵人可有怀疑的人,是谁要害我们家男人。”

????妇人问道。

????“问这干甚,明日自然就知晓了,哈哈!时间也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,明日傍晚,我还会过来的,走了,唐儿。”

????李安说着拉着唐儿离开。

????而唐儿显然还没有玩够,拉着双儿的手,想赖着不离开,而李安显然不会同意,照手就是一下子,让唐儿老实了一些,抱着就走。

????汉子和妇人一直送出老远,看着李安上车,并走远了之后,才回去。

????“父亲,我还没玩够呢?呜呜呜……”

????唐儿躺在李安的怀中,撒娇的乱闹起来。

????“天都黑透了,还没玩够,你想玩到什么时候,明日傍晚,我们还会过来的。”

????李安开口说道。

????“父亲要说话算数。”

????唐儿认真的说道。

????“臭小子,父亲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,赶紧做好了,回去让你母亲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????李安说道。

????“我早就不饿了,晚上不用吃了。”

????唐儿说着往后一躺,居然眯着眼睡着了。

????李安将一件衣服盖在唐儿的身上,开始陷入了思索之中。

????刚才在双儿的家里,所经历的事情,让李安觉得很有必要管一下,不能总是让老实人吃亏。

????虽然还不能百分百的肯定,但以李安的阅历和智商,怎么可能看不出这其中的猫腻,这个事情十有八九是错不了的了,明日只要去问问王大宝,基本上就能把事情给确定下来。

????其余的几个人,熟悉的可以让属下去问一下,不熟悉的就算了,毕竟都是一些小事儿,若是让很多人知道,李安还管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,会让人笑话的。

????回去之后,李安吃了一点宵夜,在院子里闲逛。

????回来这么晚,而且,还带着唐儿一起晚归,颜如玉肯定是要问一句的,唐儿睡着了,自然不能把孩子给吵醒,如此,就只能过来问李安了。

????“转了几圈,肚子舒服多了。”

????李安舒了个懒腰,开口说道。

????颜如玉莞尔一笑,开口说道:“夫君今晚去哪里了,还带着唐儿。”

????“夫人猜猜看。”

????李安笑道。

????“这怎么猜啊!去哪里了,不方便说吗?”

????颜如玉问道。

????“是唐儿非要去同学的家里玩,我也跟去了,不过,不去不要紧,去了之后,却发现了一件事情,非常的有意思。”

????李安开口说道。

????“到底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,说说看。”

????颜如玉也好奇了,开口问道。

????李安微微一笑,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给说了出来。

????颜如玉闻言,与李安的判断是一致的,她也觉得是工头有问题,并觉得李安可以管这个闲事儿,毕竟,颜如玉也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,看着老实人被欺负,她也是会愤怒的。

????李安也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,这个事情只能当做无聊时候的关注,若是专门为这么小的事情去大张旗鼓的调查,会显得很不合时宜,另外,每天去研发中心关心工作也是必须的,要不然会有人弹劾的。

????第二日一早,李安先去了研发中心,督促所有工作人员,努力研究和制造,然后顺手解决了几个别人难以解决的难题,之后,下人回来汇报,说王大宝在东市的街道上,于是下人就顺手约了王大宝,询问了紫砂壶的事情,结果果然不出李安的预料,王大宝对此是一头雾水,并表示自己对茶具从来就没有多大的兴趣。

????他是一个爱喝酒的,平时是不喝茶的,家里也没有什么名贵特别值钱的茶壶,并告诉李安的下人,这个事情多半有鬼,而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直和不徇私,他明确表示,可以让被坑了的三个干活汉子去他的府上一个个的找,只要发现这个讹诈的仆人,他一定不会有丝毫的徇私,必然会严惩此人的。

????王大宝的事情调查清楚了,紧接着,几个公爵和侯爵的府邸,还有别的商人的府上也都去调查了一番,结果是相同的,汉子所经历的那些事情,基本上全都是子虚乌有的,这些府上都不记得曾经发生的这些事情。

????至此,事情已经非常清晰明了了,这很明显就是工头与这些府上的下人勾结起来,所演的一场戏罢了,而如此演戏一番之后,工头和仆人都能获得好处,而吃亏的自然就只有被坑的这些干活之人了,他们辛辛苦苦的为工头干活,结果钱财却都被工头给弄去了,他们还要背负债务,从此,一直为工头白干活,如此看来,这个工头也是够狠的,虽然嘴巴很甜,但确实一个不折不扣的狠角色,是一个笑里藏刀的人。

????白天的李安,一直都在研发中心忙碌,这些小事儿都是下面的人去干的,而到了傍晚的时候,李安先去传音学堂接唐儿,并顺便接上双儿,然后,再次去双儿的家里了。

????这一次,李安刚刚抵达双儿的家中,就看到了刚刚回来不久的汉子,并且,汉子还弄了一只小公鸡,不知道是在哪儿弄来的,此刻正在忙着宰杀。

????见李安来了,汉子连忙把杀鸡的后续工作交给妇人,走过来迎接李安。

????“贵人请。”

????汉子憨厚的笑着说道。

????李安看到了,院子里居然多了一个外形还算不错的椅子,这多半是从邻居家借来的,居然只有一个,而这必然是为李安准备的。

????“今日怎么下工这么早?”

????李安笑着问道。

????“回贵人,今日知道贵人要来,特意请了一个时辰的假,比别人回来的都早。”

????汉子憨厚的回答道。

????“这椅子不错,是借的吧!”

????李安笑着摸了摸椅子,质量还算不错,不过,一看就是旧的家具,大概是贵人家扔掉,被某个邻居捡到的。

????汉子憨厚的点头道:“家里实在没有像样的椅子,是从东北张大爷家借的,是最好的一个椅子了。”

????“哈哈!你有心了,这小公鸡也是张大爷家的?”

????李安笑着问道。

????“贵人一猜就对,也是张大爷家的,大爷也是好人,听说要招待贵客,眼睛没眨就同意了。”

????汉子说道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大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psxs.com/book/731/1276/